“前民警维权”之后:给中央巡视组的投诉信,转到了桂林市公安局

文/燕文华

今年8月24日,一篇标题为《关注:桂林17名前民警为身份奔波 13年来10人解决7人仍维权 》的文章,在搜狐、一点资讯、知乎、微博等网络平台发布后,在当地和全国引起广泛关注。

1-404x550-1

据悉,文章发表后,公安局相关部门给7位前警察中的2位打来电话。

通话内容,据说如下—-

问:文章谁发的?
答:这么多年,大家都在发,具体不知道。13年寄了这么多材料,哪个媒体看到就发喽。
问:正常反映情况是可以的,不要点领导的名字,领导的名字写上去不太好。

答:为什么不给写领导的名字?人家做了好事、实事就讲。
问:按程序向组织反映,不要去网上发帖,将公文和领导批示发到网上更不妥。
答:我们13年来,发出去许许多多材料给各个单位和部门,都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了。公文和领导批示都是13年来发给所有部门的几千份材料里面都包含有的啊。这两个发文的地方是《中国法制视野》和《雯源法律观察》,难道都是法盲?能不能放文件都不知道?
问:……

image-2

近日,这几位为自己身份维权的前警察,还提出了一些质疑:

1、1996年公安局同一批录干人员当中,刘某铨等5人为什么不在1999年被取消干部身份人员名单里?他们是怎么公务员登记的?
2、1999年桂林市人事局下发给桂林市公安局取消17人干部身份的通知,为什么当时不告知当事人?
3、1999年的一个通知文件到2007年,时隔9年才拿出来宣布这是合法的吗?那这9年期间,我们的警衔晋升和每年的干部考核都是公安部门和人事部门通过的这又算什么?
4、同一文件里被取消身份的17人,为什么有10人得到了解决(7人公务员身份退休,3人恢复公务员警察身份),而我们7人却不能?
5、对我们做出的处理决定至今没有一纸文字,就算犯法也有判决书吧?相关部门这样做合法吗?
6、请告诉我,在这整个事件当中我们错在哪里?为什么要我们承担这样的结果?

有人称:去年恢复身份的3人里,有一人至今没有上班,因为他同时是几个企业的老总,是吃空响的双身份。

有当事人称:我们局长国庆前说过了节,要和组织部编办对接,但是,现在也没看到什么动静,我们的材料也送给他一份了,不知道他看没看。

“我们前些天去了趟市委组织部,他们说想和去年一样通过调任的方式是走不通了。这个事要公安局开会征求七人的意见,因为年纪不同,如果拿出具体方案来,是要报市委会议讨论才能通过的。“其中一名投诉人称。

对于这7位公安系统同志反映的问题,其中有些事实真相到底如何,因为各种客观原因,我们未能完全核实真假,但希望能够引起当地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也请当地的领导“新官也要理旧帐”,积极维护社会稳定和谐大局,不能使我们的警察同志们“流血又流泪”,能够尽快给他们和公众一个明确答复与说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