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奇人周兴和》励志小说连载之十二 ● 稀里糊涂进班房

秋阳西斜,把周兴和的影子拉得又细又长。

“这里面的规矩你都听明白了吗?”身着公安制服的狱警板着一张脸,见检察院的人把周兴和送到看守所来,他们给他交代完这里的规章后,打开周兴和的手铐:“进去好好悔罪,等着审查结果!”

3801213fb80e7bec3aa288b2d13cec3f9b506b07

两个狱警带着周兴和七弯八拐走过两道铁门,来到一间狱室前,打开门将他塞了进去。随后,身后的铁门“哐当”一声关上。从这一刻起,周兴和就和外面的空间完全隔离起来,彻底失去自由了。

狱室里光线很黯,周兴和从强烈的日光下走进这阴暗潮湿的地方,眼睛一下还没适应过来。他闭了闭眼,一股汗臭尿臭的气味冲进他的鼻孔。良久,他睁开眼睛,这才看清里面的一切。狱室里空荡荡的,除了门口有个尿桶,靠在里边地下草铺上,横七竖八或躺或坐着六七个人。这些人大都衣衫污浊,面色苍白,头发胡子蓬乱,他们见狱室里又进来一个人,都用惊诧的目光望着他。

少顷,一个面善的年轻人见周兴和站在那里无所适从,这才从草铺上爬了起来,从旁边拖过一张草席,挨着他的草铺铺好,又从他肩上接过被子放在草席上,周兴和这才在牢室里安顿下来。

这是1988年9月。

周兴和记得,他进去时,快过中秋节了。

“你是犯了哪样事进来的呢?”那个年轻人见他呆呆在草铺上坐下,关切地问他。此时,一个狱室里的人都直勾勾地望着他,想听到他的回答。

犯了哪样事呢?周兴和想了想,还真不好回答。他环视了众人一遍,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说实话,他稀里糊涂被弄进来,到这时他还没想通,自己到底犯的是哪条罪呀!

在甘肃高兰县的工程搞砸了后,周兴和不但没赚到钱,反而还拖了一屁股债。无可奈何,他在那建筑工程公司待不下去了,只好又回到农村。他先是在老家种桑树养蚕,同时把自留山的茅草铲掉种蓑草。那一两年,他和妻子起早贪黑辛勤劳作,刚开始这些东西勉强还可卖些钱,可后来随着国家经济调整,丝绸行业越来越不景气,蚕茧收购价越来越低,有时甚至还卖不出去。蓑草的价格,更是越压越低,到后来基本不值钱。

这期间,尽管他出去做了几回生意,但都是赔钱的买卖,有一回他出去买棉大衣卖,由于轻信朋友,还被人骗了,连本钱也没收回。如此,老债新债加一起,又使周兴和再次跌入债务的深渊,让他又喘不过气来。债主时常上门催债,坐在家里不走,有时弄得他连家也不敢回。每次债主上门,都由王琼华给人家说不尽的好话。

这期间,王琼华的大哥见周兴和折腾这些年,没有什么起色不说,反而又欠一屁股债,他多次劝妹妹王琼华改嫁,并还给她物色了另外的婆家。但这时王琼华还是没有嫌弃落魄的周兴和,她说:我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周兴和现在是有困难,但我要照顾几个孩子,不能离开这个家。

到了1987年初,屡战屡败穷愁潦倒的周兴和,他还是不甘心就此罢休。过了年,他带上家里卖肥猪剩下的56块钱,又出门去闯荡去了。出去后,他和3个朋友在盐亭县合伙做木材生意,他们从大山里买来木材,卖给外面的木材商或加工厂,从中赚取差价。

周兴和是个绝顶聪明的人,他跟这几个朋友只做了两趟生意,就窥见了其中的商机。他对几个朋友说,我们应该改变经营策略,对运木材的驾驶员不能太苛刻,山高路险白天晚上,驾驶员长年奔波很辛苦,不要在他们身上舍不得花钱,招待他们的伙食要好一点,有了利益要均摊。比如,驾驶员每运一趟木材,就给他们100~200块钱的辛苦费,我们只要求他在木材空隙处,多装50~80个菜板,这笔钱就够他们的生活费和辛苦费了;另外,在汽车大梁下面,多装10副床枋,每副可赚30多元,10副床枋赚的300多块钱就是纯利润了。

可几个朋友认为他们资格老,对周兴和的这些建议嗤之以鼻。他们认为,我们是老板,是拿钱请驾驶员运木料,驾驶员理所当然就该按我们的吩咐去做,他不想干,我还不想请他呢!

有人说农民一般都目光短浅,太精于算计,都认为自己比别人聪明,因而他们常常看到的只是眼前的鸡毛利益,算计的都是分分厘厘的小钱,时常做些因小失大的事情。所以说,他们绝大多数人是成不了大气候的——周兴和虽然也是农民出身,但他却具备了一般农民所不具备的另类素质,那就是:诚信、大气和睿智。

同时,他给几位生意伙伴建议,为了赢得市场,争取更多客户,应该薄利多销。别人1立方木材卖430元,我们就只卖410元。还有,由于当时很多人不太懂木材材积计算方法,要与林区的人搞好关系,买木材时要求他们在头部退后1~2米量尺寸。这样算下来,1立方就要多出0.3立方米木材,1车10吨木材就可多赚1000元钱。可这几个人依然自恃高深,根本就不把周兴和放在眼里,把他的这些建议当做耳边风,无置可否。

志不同道不合。后来,周兴和只好和他们分开经营,连最后做两笔生意的利润他也没要。

但,周兴和和几个朋友分开后,他哪来做生意的本钱呢?他这时采取的方式是,利用别人的资本。比如3车木材只能卖到12000元,他让出资人赚够了应该赚的,超出部分才归他所有。这种生意当然有人愿意干,大家互惠互利皆大欢喜。由于周兴和的诚信和勤奋,很快他就赢得了盐亭、三台、绵阳等许多木材商的信任,销售渠道十分畅通。短短三四个月时间,他个人已盈利5万多元。

与此同时,原先和他合伙做生意的3个伙计的经营状况,却是王老二过年,越过越艰难了。没有办法,他们只好屈尊下卑找到周兴和,要求还是共同经营。

周兴和这时做出了一个既正确又错误的决定:同意再和他们合伙经营。他这样做,当然出于朋友义气,他是感念当初出来时人家曾帮助过自己,现在大家应该有福同享,他这样做自然在社会上会赢得好的声誉;但,原先的合伙人都是些自视清高之人,根本就没把你周兴和放在眼里,这些人是“武大郎开店”,只能是自己比别人高,而今你周兴和不但要和他们平起平坐,反而处处要超出他们一头,他们心理上能平衡么?他们就能心服口服听从你的调遣么?

周兴和忘记了古人那“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行高于众,人必诽之”的至理名言——而今,他自己酿就的苦酒,要由自己喝下去了。

周兴和被弄到这里来,其实就是这些人把他推进了一个陷阱呀!

天慢慢黑了,狱室外甬道上的灯亮了起来。失去自由的周兴和连晚饭也没心思吃,他躺在草铺上,眼睛呆呆地望着天花板,脑际间始终有个问题在盘旋:自己到底违犯了哪条法律,会被检察院的人抓起来,被关到这里来呢?还有,检察官说自己给人送了钱,不错,自己是给人送了钱,但就是送点钱,难道就犯了这么大的法么?另外,送钱的事,只有自己几个合作伙伴知道,是哪个人去告发的呢?……

周兴和百思不得其解。

夜已经很深了,旁边的几个牢友鼾声大作起来,周兴和躺在草铺上辗转反侧,始终睡不着。直到天快要亮时,他才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儿。(作者:舒德骑)

转自:http://www.eastasiatv.com/news/shehui/245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