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奇人周兴和》励志小说连载之三十一 ● 独树一帜的主张

周兴和依然不说话,沉默。

时间过了将近1分钟,正在会议主持者和与会者更感到疑惑之际,周兴和才接着刚才的话又讲了起来:

“今年5月15号到5月18号,政府的禁烟令,电台、报刊铺天盖地地宣传,禁止农民烧秸秆。5月18日,《华西都市报》报道,《农民吃了豹子胆,秸秆照烧不误》;《成都商报》报道,《成都周边依然狼烟四起》。我可以告诉大家,这两个报社的记者,都是坐我的车去采访的。”周兴和停了停,又接着讲道,“就在那几天,每到晚上,成都周边有上万人的执法禁烧队伍,分布在农村的田间地头。我送记者采访走到双流县的金花村,看见了数十堆秸秆依然还在燃烧。20多个执法队员赶到现场,农民看见记者和执法队伍来了,赶紧把火扑灭了。执法队员见人家扑灭了火堆,当然无话可说,因为政府的《通告》上并没有说,要把焚烧秸秆的农民都抓起来呀!……

“可,我把车开出不到5公里,我未征求记者们的意见,又将车调头回到了刚才的现场,看到的是这样一个镜头:农民又在逐堆点火了!记者们当即拍下了这些画面……”

这哪里是在介绍他们的科研生产项目,这是在给大家讲题外的故事呀!但,令人感到奇怪的是,会场里竟然静悄悄的,似乎台上的领导和台下的听众对他讲的故事都还挺感兴趣。

“我和记者们采访的第二个地点,是在双流机场附近。一位老农民在他的麦田里点燃了7堆秸秆。记者和执法队员前去质问他:‘禁烟令你知不知道?’老农答道:‘知道。’执法队员问:‘电视报纸上讲的焚烧秸秆的危害你晓得不?’老农答:‘晓得。’这位老农一边说一边继续点燃了第8堆、第9堆、第10堆秸秆。记者赶紧拍下了这些画面。执法队员火了,真想立即把这位顽固不化的老农民抓起来。这个老农见此情形,竟不慌不忙地上前对执法队员们说:‘其实我也不是要跟政府作对,也是不想烧的。但春种季节性很强,15天之内不能把秧苗插下去,就会影响我一家今年的吃饭问题呀!如果我把秸秆堆在房前屋后,不但费时费工,还容易引起火灾。你们来了这么多人,我把秸秆送给你们,你们把他搬走,我就不烧了。

“执法队员听了老农一番话,也真是无可奈何。是呀,老农民说得并没错。成都周边每年几百万吨秸秆往哪里堆放呢?是堆在省政府大楼,还是堆在市政府大院呢?作为一个人民的政府,首先就应该为农民的秸秆找出路。目前处理秸秆最大的能力是机耕还田,埋在地里腐烂为肥,但这样做依然存在不少隐患。秸秆埋下田,要一年才能腐烂,秧苗在秸秆上会死亡,麦草浮在水面上,会把一些秧苗盖死。这样不但不会增加有机肥的肥效,反而会让粮食减产;农民下田插秧薅秧,时有伤手伤脚现象;用玉米秆麦草秆作猪牛的饲料,用量很小,根本没有蛋白质营养;另外很多处理秸秆的技术操作性并不强……”

那么,究竟该怎么办呢?与会者都静静地想听下文。

“是呀,面对这样的局面,该怎么办呢?”周兴和停了一两秒钟,接着说道,“我们公司研究的秸秆建材,集秸秆收购、秸秆粉碎、加工成产品、秸秆变墙材、装饰材料为一体,不但能美化城市,还能保护耕地,完全可以形成一整套的示范工程……”

“哎呀,对不起。”周兴和说到这里,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抱歉地大家说,“我还有很多话没说完,但时间快到了……”说完,他毫不犹豫地起身就要往台下走去。

“你等等。”主持会议的蒋民宽代省长叫住了周兴和,开口说话了,“今天的会议时间延长,让他继续把话说完。”

周兴和只好回过身来,歉意地对大家点点头,重新坐下,继续他的发言。他讲到:如果用秸秆生产建材,能增加多少人员就业,农民能增加多少经济收入。他肯定地说,农民卖秸秆的钱,完全可以交够提留款和农业税了!周兴和的发言,没有空话废话,完全是用数据说话。最后,他说:“各位领导和同志们,我们农村的农田里,每年要生产两季秸秆,农民每亩田的秸秆能卖200多块钱,到那时你们政府再做宣传请农民烧掉秸秆,农民会说,我家有7亩田,就相当于要烧掉1000多元钱啊,我们又不是疯子,把这么多钱烧掉了干什么!到那时,我们就可以真正解决秸秆焚烧问题,彻底根治这贻害无穷的后患了!”

周兴和的发言时间持续了53分钟。蒋代省长不时轻轻点着头,急切地用笔在本上纪录着。周兴和的发言完了,会场竟静默了几分钟,似乎大家还沉浸在他为人们描绘的彻底根治秸秆焚烧的情景之中。

据省委的同志讲,当天晚上,省委书记谢世杰用电话向朱镕基总理汇报了研讨会的情况。朱总理听了四川领导的汇报后,很高兴地说:用秸秆生产建材,这个方案很好嘛,但你们要抓紧落实!

当天晚上的电视新闻中,周兴和发言的镜头反复在荧幕上出现,也算是出尽了风头吧!(作者:舒德骑)

转自:http://www.rmfzjj.net/shehui/482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