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奇人周兴和》励志小说连载之二十二 ● 劳燕分飞离故里

周兴和已经有好长时间没回家了,他的企业管理刚刚收到初步成效,新型产品试验刚刚露出一些端倪,尽管他用极大的耐心作了很大的忍让,但家庭的矛盾还是不可遏制地总爆发了。

那天上午,周兴和熬了一夜,正在和客户洽谈业务,刘凤琼来了。大概是家里经济出现些困难,她又毛焦火辣来找周兴和。当着客人的面,才说两句话,焦急的刘凤琼又面红耳赤和周兴和争执起来。当尴尬的客人从中劝说时,刘凤琼竟和客人也吵了起来!

e1fe9925bc315c602c2a165e46a1bb14485477df

“算了,刘凤琼,这是工作场合,不要在这里吵!”周兴和见此情形,气极难捺,他强忍怒火,“有什么事,我们自己回家去说。”

刘凤琼也在气头上,她坚持不走。周兴和向客人道了歉,把刘凤琼拉回了家里。回到家,刘凤琼依然不依不饶,像要把这些日子来积聚在心中的怨气全都发泄出来。周兴和脸色铁青一言不发,妻子这些日子来过份的举止,早就激起了他极度的反感和愤怒。当刘凤琼大吵大闹,上前要和周兴和抓扯时,周兴和心里的积怨也总的爆发了,他狠狠给了刘凤琼一拳——这一拳打得很重,刘凤琼当即就大声呻吟起来!

就是这一次冲突,夫妻两人的矛盾就更加激化了。刘凤琼住进了医院,在她愤怒已极时,向周兴和提出了离婚,要周兴和“滚回农村那个穷山沟去!”

几年来无休止的争执吵闹,思想观念上的巨大分歧,周兴和的小儿子也无人照料,自己的生活也无人过问,此时,周兴和对他与刘凤琼的婚姻已经完全心灰意冷,加之产品的研制也屡遭失败,思想上经济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更是内外交困举步维艰。

在这种境况下,周兴和只好安顿好儿子,把他的全部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他的产品研制中来,只有在极度劳累极度疲乏中,他才可能忘却苦痛,忘记烦恼,忘却忧愁,忘记伤心。

星光黯淡,晨霜暮雪。伴随着苦涩和孤独,周兴和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打发着——是天命因果的夙旨,还是飘茵落溷的偶然,阴差阳错,正在周兴和最失意最低沉的日子里,另一个女人却意外地闯进他的视野来!

周兴和开办的建材厂旁边,是盐亭县烟草公司的仓库。仓库里有个管理员姓申——我们姑且就叫她小申吧。这时她刚满30岁,离异后带着一个小儿子生活。由于搞产品研究和生产,周兴和正好租用烟草公司院坝存放和晾晒产品。闲来无事时,小申怀着好奇心,经常去参观欣赏他们各种造型的产品。与此同时,她对成天沉默寡言搞研究、别人都说他是“狂人”的周兴和,也产生了好奇心,逐渐有了了解这个人的想法。

处于人生低谷的周兴和,他其实也希望有人能了解和理解自己。见有人想了解他,他满腹的苦衷,满心的哀怨,以及他的抱负和理想,也渐渐向小申吐露出来。小申呢,其实也不甘心于每天守着偌大的一个仓库,过着平淡枯燥的日子,也想能在自己人生中有一番作为。慢慢地,她对周兴和了解后,她和他就有了共同的语言。周兴和从心底里对小申能够对自己创业艰辛的理解感到安慰,对有一个能理解自己的人吐露心声而感到安慰;小申呢,对周兴和艰苦创业的经历和刻苦钻研精神感到钦佩,对他不幸的境遇表示了深深的同情——人与人之间有了共同的语言,难免就有了交往的基础,一来二往,两人都逐渐产生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来。

一个小小的盐亭城,就连张家的婆婆和媳妇吵了架,李家的老丈人和女婿打了捶,不到半天就会传遍全城,何况两个男女之间的频频接触呢!周兴和与小申交往的事,时间不长,就有那好事者把事情传到了刘凤琼耳朵里。这还了得!原本就受到丈夫冷落的刘凤琼,这一下更是不依不饶了,在和周兴和大吵一架后,将他推出了门,并向他下了最后通牒:“有我无她,有她无我,我们干脆离婚!不离婚,我就用死来成全你们!”

如此一闹,这件事就更弄得来满城风雨了——这种风雨,当然毫不留情地淋湿了周兴和与小申,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又让两个被淋湿了的人只好同打一把伞,共同走到一个屋檐下去躲雨呀!

在采访刘凤琼时,谈到两人离异的事,笔者明显感觉到,其实她对这件事的处理方式是有些后悔的。由此我就想到:有情人才成眷属,当初两人历尽艰辛走到了一起,就应当对这份来之不易的情份倍加呵护和珍惜。如果两人真的不想分手,不管是谁,当外面有风雨袭来时,他或她都不能把对方推出门外,而要想办法留在屋里。即使对方要出门,都应该给对方一把雨伞或一顶斗笠。这样,即使是在风雨袭来时,他或她就不会躲到别人屋檐下去避雨了呀!

在风雨中过了半年多时间的周兴和,经过无数个日夜痛苦的考虑:既然与刘凤琼志不同道不合,既然这婚姻已经名存实亡,既然自己完全无法将未竟的事业进行下去,那好,离就离吧!最后,周兴和只好孤注一掷,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或许刘凤琼只是想用“离婚”这两个字来要挟周兴和,让他在自己面前缴械投降。可当周兴和签了字,她反倒后悔不肯签字了!周兴和此时去意已定,面对刘凤琼的哭泣和泪水,他向她提出:“这几年你跟着我,过得也不容易。这样吧,离婚后,这家里的一栋房子、一切财产全部归你;外面的所有债务全部由我偿还,你只给我一纸离婚证书就行了。”

离婚后,周兴和并没有立即和小申住在一起,由于怕刘凤琼在极度的忧郁中发生意外,周兴和在半年多的时间里并没离开家庭,当刘凤琼的情绪慢慢稳定后,他却由于身心劳累过度,染病住进了医院。

当周兴和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病床上,心力交瘁地思索着病愈后何去何从时,小申不避嫌疑请假来到了他的病床前,悉心照料周兴和。每当周兴和接过小申一杯水、一碗饭,他的心里都十分感动。同时,小申表示愿意辞去她的正式工作,以便背水一战,与周兴和白手起家,共同创业!

事业上能有知音,工作中能有帮手,生活上能有伴侣,能够理解和支持他把未竟的发明创造进行下去,帮助他实现自己的人生抱负,这是周兴和多年来梦寐以求的一个夙愿啊!从医院出来后,为寻求一个较为宽松的从事研究和创业的环境,避开周围人们的闲言冷语,特别是避开刘凤琼的干扰,周兴和毅然怀揣一纸离婚书,身背数十万元的债务,分别和小申离开盐亭县,到了绵阳市,开始了他们新的生活,重新又在这里创业了。

这是1994年的初春。这一年,周兴和已经到了不惑之年。

然而,在绵阳这陌生的环境中,他们将又会遭遇到什么呢?福兮?祸兮?……(作者:舒德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