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奇人周兴和》励志小说连载之八 ● 春江水暖鸭先知

寒冷的冬天终于就要过去。

粉碎“四人帮”后的第二年,即使在川北偏僻山中的小山村,也可以嗅到一丝春的气息了。

第一缕春风,来自遥远的安徽凤阳县小岗村。这一年,小岗村的农民吃够了大呼隆生产方式的苦头,他们实在活不下去了,20多户村民冒着坐牢的风险,在一盏煤油灯下秘密串通后,在一张纸上按上了密密麻麻几排手印。他们做出了一个胆大包天的决定:划分集体的土地,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随后,在当地领导装聋作哑默许之下,这股包产到户的星星之火以燎原之势,迅速在各地农村悄悄蔓延起来。

1600291482_7f5d25174733c5ff4c4216563245e321

周兴和是个嗅觉极其敏锐的人。

不甘寂寞的他又蠢蠢欲动起来。

1974年初,由于他做草药、票证等小生意,又被“群专”组织没收了物品,在公社又被挂牌游街后,他这死心塌地“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坏分子”,更是在当地声名狼藉,连小生意也无法再做下去了。“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一不做二不休,周兴和想了几天,他既没有抱石投河,也没有找人拼命,他怀揣几块钱,告别妻儿,一咬牙远走他乡了。走出家门,他睡车站,蹲屋檐,有时在外地打几天短工,有时在别处做点能挣钱的小生意,挣点钱后再偷偷回家给妻儿买点吃的用的。

“中山大队的那个周兴和,不安心在生产队劳动,长期在外当流窜犯!对这样屡教不改的人,早就该专他的政了!”公社革委会领导在大会上把周兴和作为反面教育典型,他们指使“群专组”的人,“这样的人,要把他抓回来,不行就送到公安局关起来!”

“那个周兴和,十四五岁就拖家养口的,也不容易。他不偷不抢,也没危害社会呀。”公社里有人动了恻隐之心,“把他抓回来关起,他家里大大小小几个娃儿要吃饭,都饿死了啷个整啰!”

“那就勒令他限期回来,交给生产队劳动管制,不准乱走乱动!”

到了1976年夏天,“反击右倾翻案风”开始了,阶级斗争风声更是紧了起来。公社革委会通过各种手段,勒令周兴和回到了生产队,他们既要继续批判他头脑中的“资产阶级思想”,又要限制他的人身自由,不准他乱走乱动,在农村接受“劳动改造”。

可桀骜不驯的周兴和,即使回到生产队劳动,他也不可能是个安分守己的角色。那时,生产队限制一个人只能在自留地里种一窝菜,按规定他一家5口人只能种5窝,他却别出心裁地将南瓜和其它菜苗嫁接起来,然后在嫁接处用土埋起来再生根,让瓜藤继续往前生长。结果,他种的1窝菜变成了无数窝,产量比其他人多好几倍。生产队干部来检查,那真是哭笑不得,然而争论一番也只好不了了之。你说,他到底种的是几窝菜呢?

那时,农村还有一件说来令人不可置信的荒唐事:社员家里自己养的猪产生的猪粪,都要全部交到生产队,交不够数量的要扣工分!为了防止养猪户“偷”自家的粪,队里有时甚至在养猪户猪圈里做上记号。但,这样一来,自己家那点自留地里要施肥怎么办呢?周兴和自有对付他们的办法:往粪坑里掺水、添渣、重做记号,他鬼点子多的是!他要保证自己自留地能用上肥料,多收一点瓜菜来填喂大人小孩的肚皮。

被监督劳动的周兴和,这时似乎已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生产队的干部对他真还无可奈何。

还好,山外终于有风徐徐吹到了魏河两岸。

这风,夹杂着一丝大地回暖的气息。

春江水暖鸭先知。

不知是从那一天的哪一个早晨开始,周兴和从生产队的大喇叭里嗅出了一点别的气味。那坡上的大喇叭,除了仍在继续叫着要“反击右倾翻案风”外,也在反复叫着要“抓革命,促生产”了。再往后,从许多迹象中,周兴和隐隐约约感到农村有些政策快要变了。在赶场过河船上,有人谈论起了集体生产不会长久了,将来说不定土地还会划归各家各户耕种;谈论起了某领导在某场合说过,搞活农村经济不算投机倒把,个人搞点副业不算资本主义;特别是到后来,社会上竟风传起来邓小平可能要复出的消息!凭着直觉,周兴和感到属于他的机会就要来了。

是的,周兴和的感觉是对的。随着时间推移,农村合作化以来有些根深蒂固的东西,到了1978年初,似乎开始慢慢松动起来:农民在自留地种菜不再限制窝数,养鸡养鸭不再限制只数,到场上卖点鸡蛋小菜,市管会的人也开始睁只眼闭只眼了。

夜深人静,这时的周兴和有些坐卧不安起来。有好多个夜晚,妻子和孩子们都睡了,他从床上爬了起来,一个人走到院坝里,坐在坝子边那块石头上,望着远处朦胧的山野,望着山顶上那弯游移的山月,一坐就坐到半夜。

多年在外东颠西跑,他见的东西多了,经历的事情也多了,由此他得出了一个结论:如果说,就在这偏僻的山窝里当个循规蹈矩的农民,他家永远就只能在这里当贫困户,欠生产队的钱他永远不可能还清,家里大人小孩也只能是永远饿肚皮的命。即使将来上头政策变了,把土地划给各家各户耕种,自己和妻子就是拼死累活地干,最多就是能够买回盐巴煤油,全家人求得个温饱。但,那也只会像自己的祖辈一样,守着眼前这一亩二分地终老一生,孩子们一辈子也只能当农民,继续在这里受穷受苦——不行,只有离开山里,到外面去闯荡一番,说不定还能闯出一条生路来!

不成功便成仁。周兴和骨子里就是那种宁折不弯、倔犟如牛的秉性。

远处山坳里透出一丝晨光,近处的竹枝草叶轻轻地摇曳起来。既然大地就要回暖,自己还像一只蛤蟆一样,蛰伏在洞里干什么呢?

周兴和站了起来,深深吸了一口早晨这清新的空气,他跃跃欲试,蠢蠢欲动起来。(作者:舒德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