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冠电气重大疑点未消,重启上市困难重重

近日有媒体爆出,去年底上市科创板被叫停的金冠电气又重新过会了。与此同时,金冠电气原实控人被曝过亿欠债,企业股权关系不清,业绩逐年下滑等问题,企业之前存在的重大疑点仍未揭开,或给金冠电气重启上市蒙上一层阴影。

疑点一:金冠电气原实控人竟是老赖?

公开资料显示,号称河南省创新龙头企业的金冠电气共拥有10项软件著作权和67项专利技术,其中发明专利9项,但其大多数专利于2011年左右取得,原有发明专利早已不适用其业务发展需求,科创属性定位过于牵强。

eeff8cf8d0c546dab1781f1e5607cab2

就在近日这家企业登陆科创板二次过会之际,却爆出原实控人席春迎欠债1.5亿元,5年未归还,还玩失联。

一家欣欣向荣的高科技企业,老板居然是“老赖”?这样的企业,竟然还能过会?

究竟是不是真的?债权人是四川的一家企业,四川宏丰吉实业有限公司。这家公司通过官方微博发布了一则信息,附带了相关证据,证据显示:2015年10月,金冠电气第三大股东席春迎,以个人名义向四川宏丰吉公司借款1.5亿元。2015年11月5日,四川宏丰吉公司通过公司账户转款至席春迎指定账户1.5亿元。

79544885830249cd980ef5c482584311

993541b39458497ca664a99bdecf2a0a

0aa9a70b13a4438ea5b2b87aac2c80ea

有借条,有转账凭单,可谓实锤。5年来,四川宏丰吉多次向席春迎催收未果。

直到金冠电气筹划上市,四川宏丰吉得知席春迎持有这家公司11.3%的股份,是第三大股东,说好的“过半股权可做还款保证”呢?两者差距也太大了,所以宏丰吉这才迫不得已发声。

一家企业的原实控人居然是老赖,这样的企业又怎么能被允许上市?难道是老赖还清欠债了?如果金冠电气募集来的资金被股东挪去他用,又算谁的责任?

从四川宏丰吉的官博证据来看,显然没有还钱。那么,一个欠债不还、隐匿财产的老赖控制的科技企业,背后究竟是有什么丰功伟绩使得其再次过会?

疑点二:企业实控人竟是白手套?

国籍为新加坡的席春迎,在遇上记者樊崇之后,二人的甜蜜合作掀开序幕。翻开过去十几年,有一条清晰的时间线显示了此二人堪称资本CP:

有席春迎的地方,必有樊崇。

公开资料显示:

1998年9月至2002年10月,樊崇是一名记者;

2002年7月,樊崇采访了时任民生证券董事长的席春迎后,辞去记者职务,成了民生证券的职员;

2004年,席春迎成为兰尉高速董事会主席,樊崇成了兰尉高速副总裁;

2005年9月,席春迎创办合协创投。同时,樊崇从兰尉高速辞职,成为合协创投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同一年,席春迎设立了金冠电气;2008年,樊崇进入金冠电气。

2014年,樊崇受让金冠电气过半股权,成了这家企业的实际控制人。

12年的时间里,原本只是一名记者的樊崇,摇身变成了科技企业的实控人,而原因是他遇到了席春迎这位“贵人”。

又过了五年,这家科技企业申请登陆科创板,如果成功,樊崇身家将破十亿元,这是一个令人艳羡却又感到惴惴不安的发迹故事。

实际上,去年底被叫停上市的重要疑点正在于樊崇成为金冠电气实控人的过程。

当初樊崇受让过半股权是有对价的,那就是承接金冠电气9706.9万元的债务。然而,樊崇本人没有提供任何抵押、担保(含第三方担保)或者其他增信措施。换而言之,就算还不上钱,樊崇也无需担责。而过半的金冠电气股权已经归到他名下……

4d89da9edcf3446ca0f555dce40d70c9

这是不符合常识的。难道金冠电气的其他股东对此就没有任何异议?事实证明,没有。大家心照不宣,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樊崇是作为席春迎的“白手套”,代为持有这些股份。

这一违反商业常识的细节,正是金冠电气在去年底遭科创板上市委问询质疑的原因。

不合常识的事情,往往有猫腻。如此错综复杂的桥段尚未解开,如今金冠电气仍能通过IPO审批,莫非是经过调查不存在猫腻?

与其说金冠电气当初被叫停上市是因为存在股票代持、“白手套”这样戏剧性的情节,倒不如说本质上是因为:这不是一家在商业范畴内“干净”的公司。这种不干净,既是商业模式上的,更是商业精神上的。

如今再次过会,金冠电气曾经的疑点依旧没有揭开,加上其业绩连年下滑,产品质量颇受质疑,金冠电气重启上市之路仍然困难重重。

20210219051752801

原文链接:http://www.rwpf.org.cn/a/2021/210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