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人房屋被强拆,同地同房不同价引质疑

“在对我拆迁赔偿非常不合理的情况下,赣榆区义塘北片区把我的房屋强行拆除。恳请上级领导查明真相,为我主持公道。我的诉求是依法得到合理赔偿,并赔偿强行拆除所给我造成的经济损失。”近日,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赣马镇戴岭村七旬老人邱金松致函有关部门说。
我叫邱金松,男,出生于1952年5月,汉族,高中文化程度,是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赣马镇戴岭村的一位普通村民。4月11日上午,在对我拆迁赔偿非常不合理的情况下,连云港市赣榆区义塘北片区把我的房屋强行拆除。在强拆时动用了大型挖掘机,我还有好多东西没搬出来已被砸到里面。强拆时把我们老两口看起来,没有人身自由,私有财产得不到法律保护。

20210416100430122

在赔偿过程中,有证不如无证,有理不如无理。拆迁办工作人员我行我素,想怎么赔就怎么赔,不依法依章办事,损害了平民百姓的合法权益。
现实中,同地不同价,同房不同价。工业用地赔35万多元一亩,而我的商服用地只赔偿32万元一亩;工业用地一亩奖励20万元,而我的商服用地却没有奖励。
我和李某申、李某波同时买的大队酱原厂,在同一地块,李家的房子没有土地证也没有房产证,连大队合同都没有,只有一张收款收据。他们家的房子每平方米赔7800元,我的房子每平方米只赔1300元。他们两家房屋合起来不到250平方米就赔200万元,并且没有土地面积。而我建筑面积近800平方米,土地面积近3亩。拆迁办第一次给我的价格是153 万元。我据理力争,第二次报给我的价格是279万元。这种情况不说放在我身上,放到任何人的身上也不能接受吧。

20210416100635531

我买的五里墅酱原厂,南北是80米,东西70米。南边是徐、李、赵 3 家占南北长的 38.5米,我和李家两兄弟在北边占南北长的41.5米。在这次拆迁赔偿中,南边徐、李、赵 3 家就赔了2000多万元。李家两兄弟9米×21米的房子就能赔200多万元,李家两兄弟原建房是6米宽,后扩建3米变成9米宽。李家后建的房屋定为合法,每平方米赔7800元,而我后建的房屋定为违建,每平方是几百元钱。这是公平吗?
在附属物方面,他们想给多少就给多少,也是照人给价,非常不合情理。例如:我一台20吨的地磅只给我100元的拆装费和安装费,我的实木地板每平方米只给150元,20多公分厚的水泥地每平方米只给70元。够成本吗?我做的钢结构走廊,他们把它说成是顶棚,每平方米只给80元;铝合金窗户他们说是防盗网,每平方米是80元;同样是花岩石大理石赔别人家是180元,给我的价格是150元。不公平的地方太多了,不能一一说明,有拆迁办给我的清单可以证明。

20210416100713355

在我和拆迁办工作人员交谈这段时间,他们用非正常的手段对待我。我没造假合同,拆迁办说我造假合同。三天两头叫城管所到我家亮身份,拍照片;我从连云港找来一个律师在开会时旁听,拆迁办通过关系打电话给连云港律师事务所,不准连云港律师参与;从3月份开始(拆迁办)谈了不到10天,城管到我院内把我的电源线给剪掉了;在这近一个月的拆迁交谈过程中,他们用的是车轮战术。换着班,上午谈、下午谈、晚上谈、夜里谈,对两个70岁以上的老人能抗的住吗?我老伴本来就是高血压、高血糖,在这种情况下是雪上加霜,病情是更加严重。
拆迁办强拆我的房屋,不是因为我拖了拆迁的后腿,而是我没有社会关系,专门整治我,消除证据。我的隔壁赔偿已结束,楼房还站在那里(有照片)。东边的钢结构房屋人家现在还在做物流使用(有照片)。还有一户熊某其从1月份开始谈的,因给的价格不合理没有同意,他家的房院也在那里完整无损。老汽车站北站所有楼房,都还完整无损的在那里。以上的事实足以说明有失公平公正,照客对汤。以上所说都是真实的。如有虚假,我担一切责任。我的诉求是依法得到合理赔偿,并赔偿强行拆除所给我造成的经济损失,维护百姓正当权益。  (江苏省连云港市 邱金松)

来源: http://www.zgcjxw.cn/show.asp?id=23821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