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一女子暖气管上自缢,娘家怀疑遭谋杀奔波9年

原标题:河北一女子暖气管上自缢身亡,娘家怀疑遭谋杀奔波9年未果,警方不予立案,老父摆摊给她挣停尸费遇车祸去世

河北一女子被发现倒在家中卧室的暖气管下,经抢救无效不幸身亡,警方侦查发现她系自缢死亡不予立案,娘家则怀疑她遭谋杀,奔波9年未果。更伤心的是,7旬老父为给她挣停尸费,外出摆摊时遇车祸去世。2021年2月24日,她娘家人接受采访时表示希望重新尸检,寻求更满意的答复。

20210228110419877

受访者 供图

    这名女子叫左瑶(化名),出生于1982年,家在河北省廊坊市大厂县农村。
姐姐左女士介绍称,妹妹学的是设计专业,与妹夫徐某是同班同学,恋爱10年后于2010年5月1日结婚,“2011年5月前后,怀有身孕的妹妹给我打电话说,怀疑丈夫出轨,3个月后她生下一名男孩,休完产假到北京一家单位上班。”
她伤心地回忆称,2012年2月12日下午3时左右,她正在北京听培训课,突然收到家中亲人发来的消息,称妹妹左瑶上吊了,正送往大厂县中医院抢救。
当晚7时左右,左瑶被紧急转送至北京协和医院继续抢救。“我是同年2月13日上午赶到该医院的,当时妹妹正准备转往ICU,我看到她脖子上有一道浅红色的印痕,不像是勒痕。”左女士回忆说,医生告诉她,妹妹已经脑死亡,如果能挺过7天,最好的结果是植物人。
同年2月16日,左瑶被转回廊坊市大厂县人民医院继续抢救。
但不幸的是,两天后的上午,她因抢救无效不幸去世,年轻的生命被定格在29岁,离开了这个无限眷恋的世界,离开了丈夫和尚在襁褓中的儿子,还有那两鬓斑白的父母双亲,以及对她一往情深的姐姐妹妹和弟弟。
“她平时阳光向上,性格活泼开朗,怎么会突然之间去上吊呢?”姐姐左女士称,她百思不得其解,感到妹妹之死很蹊跷,遂报警求助,并与接到报警的民警一道来到妹妹婆家。
左女士在妹妹卧室里看到,里面有一张床,床一侧安有暖气管,上面缠着插线板的电线,电线打成了几个圈。

         20210228110458106
事发现场

    左瑶的婆家称,她就是在这个暖气管上上吊自杀的。
左瑶的丈夫徐某告诉民警,当时他推门进屋,看到妻子倒在卧室暖气管跟前,“插线板的线还在她脖子上,线的另一头拴在暖气管的横梁上,离地面大概有50公分,她头朝西,脸朝地面,是头悬空趴着的,脸发青,眼睛合着,脖子上有一道浅红色的印儿。”
至于当时有没有呼吸,他说记不清了,事发后他赶紧把她抱着放下来,放在床上给她嘴里吹气,还给她按了四五下胸口,同时不停地呼喊她的名字。
听到喊声,他母亲走了进来,父亲获知情况后立即拨打120,后来他们用自家的小车将左瑶送到当地大厂县中医院抢救,当晚转到北京协和医院继续抢救,那几天她只有微弱的心跳,靠呼吸机维持生命。
徐某对民警说,事发前10分钟左右,他进屋时还看到妻子坐在床上哄孩子睡觉,“当时我没有和她说话,然后我就去院子里干活儿了,当我再进屋时发现她上吊了,当时也没有听到屋子里有动静。”
当问及两人关系时,徐某称“我和她是上学时谈的恋爱,结婚有两年了,平时也吵过架,但没动过手,半年前我有过外遇,因这事后来我在单位辞职了,我俩因这事还打过架,不过这事已经过去了。”
他对民警回忆称,事发前一天下午,他和妻子去北京体育馆参加招聘会,因为他已待业半年了,去了之后谈了一个工作,他嫌工资低没谈好,“回来在郎家园吃饭时我俩吵了起来,她埋怨我找不到工作,在饭店出来还打了我一个嘴巴,还说了一些意思是我吃闲饭的话,之后我把她给我买的羽绒服脱了给她,自己光着膀子走了六七里路,我受不了,给我爸打电话,他打车将我接回家,后来她也回家了,两人一直没有说话。”“事发那天下午,本来要去给孩子打针的,她想让我和她去,当时我在床上躺着,她在床边哄孩子,孩子要睡觉,她捅了我两下,让我给她拿手机,我没理她。”徐某称,“当时感觉她挺生气,挺茫然的,我到院子里弄棒子,过了几分钟回屋看看,想劝劝她和我妈一起去给孩子打针,进屋时发现出事儿了。”
10天后,在警方给他的第二次询问中,他回忆说当时进屋看到妻子的姿势是“头朝西,左腿伸着,右腿曲着,腿都挨着地,左胳膊挨着地,手心朝上,右胳膊想不起来了,好像也在身后。”
徐某的母亲则告诉民警,儿子和儿媳平时关系还不错,就是经常闹脾气。
她对民警称,事发当天中午,左瑶还给孩子换了衣服,洗了衣服后便抱着孩子进屋去了,“过了会儿,我也进屋去了,看到她手里拿着插线板站在床脚附近,我以为她要收拾东西呢,我问她孩子睡了没有,她说睡了,我出来后,她就把门关上了,我走到屋外听见暖气片响了一下,我没在意,后来听到儿子在喊,说左瑶上吊了,我赶紧往屋里跑,看见她躺在床上,儿子在给她做人工呼吸,我就喊她的名字,这时孩子也醒了,于是马上送医抢救。”
徐某的父亲称,事发当天中午,他吃过饭后去午休,正睡得模模糊糊,突然听到儿子在说“上医院”,他感到声音不太对劲儿,马上翻身起床,来到儿子房间,看到左瑶躺在床的西南角,头朝东,儿子在按压她的胸部做人工呼吸,孩子在床上哭,“我看见左瑶脸发青,我赶紧拨打120,医生问我病人情况时,我说脸色发青好像喝药中毒,我抱着孩子,也跟着孩子哭,哭了会后,我便给家里亲戚打电话。”
北京协和医院出具的左瑶病历中曾记载称,当天左瑶转到该院时,他们在给她做体格检查发现她“颈前部缢痕”,次日的一份记录显示,“颈部制动,缢痕已不明显,双侧对称,气管居中。”
2012年3月30日,大厂县警方的尸检报告称,左瑶“符合生前缢颈致多脏器功能衰竭死亡。”

20210228110547780

警方的不予立案通知书。

    2013年5月28日,大厂县警方给左瑶家人出具不予立案通知书,称“我局经审查认为,没有犯罪事实发生,决定不予立案。”
左瑶家人不服,向大厂县公安局申请复议,被维持原决定。
随后,他们向大厂县检察院申请监督,结论是警方的不立案理由成立。
他们又向廊坊市检察院反映,2019年10月25日,该院回复称“经审查认为该案刑事立案监督诉讼程序已终结,建议通过民事诉讼方式解决诉求。”
左瑶的姐姐告诉记者,娘家人一直认为妹妹脖子上的那道印痕不是自缢,怀疑她遭到谋杀。
她说,当初她看到妹妹脖子上那道痕迹是横着的,“不符合自缢索沟特征,又在短时间内消失,推测是其他方式至濒死状态下伪造上吊。”“这么多年来,妹妹一直没有下葬,就是希望有一天能重新尸检,让我们期待一个更满意的答复。”
她伤心地告诉记者,当初表姐去给妹妹办的停尸手续,为给妹妹挣停尸费,父亲有空便会到村口摆摊。
她说,更令他们一家没有料到的是,2020年10月19日清晨6时左右,父亲骑着电动三轮车到北京通州区一个镇上赶集,清晨6:44左右,一辆小轿车突然追尾将他撞飞出去,导致他内脏出血,后经抢救无效去世,年仅72岁。 (西南商报源点新闻记者 黄平)

来源:http://www.zgcjxw.cn/show.asp?id=23573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