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扶余:棚改14年不给回迁,回迁户们哭诉“我们要回家”!

20201205063341695

位于扶余城区繁华街道——太祖路上的未拆沿街门市房远景

本站讯 两年前的2018年9月,央广新闻、法制与社会、一点资讯等诸多媒体曾经曝光了发生在吉林省扶余市的一桩咄咄怪事:2007年就列入的棚户区改造项目,14年过后,老百姓居然仍然无法回迁!为此,百姓叫苦不迭,开发商投入巨资不仅没有任何回报,还造成了巨大损失。2020年12月初,记者再赴扶余市看到,虽然媒体进行了广泛报道,老百姓反映越来越强烈,但是,此地“风采”依旧。人们不禁要追问:扶余市政府怎么了?扶余市的官员们难道都是吃干饭的吗?难道扶余市政府连几个“地头蛇”都治不了吗?

十四年前就列入计划的棚改项目

两年前曝光此事的新闻标题是:《吉林省扶余市棚户区改造12年无法回迁》、《拆迁拖了12年,开发商:最大钉子户是刑警大队长和法院副院长》。据当时的记者调查,这桩怪事发生在扶余城区最繁华的街道——太祖路上。当时,有百姓听说国务院督查组在长春暗访棚户区改造项目,八年无人问津的棚改区立马机械隆隆进行了整改,百姓无不拍手叫好,同时对督查组充满了更高的期待,竟然跪求记者帮忙向督查组反映这里的问题。

20201205062640384

20201205062659389

搜狐网和法制与社会报道网络截图

扶余市城区的太祖路,是城区内主要的繁华街道。记者站在太祖路上看到,一排一百多米长的三层沿街门市房异常破败。被拆掉门窗的窗户,脱落了瓷砖的漆黑的外墙,曾用来遮挡门窗的几片塑料布挂在墙上随风劲舞,二楼阳台处长满了杂草和灌木,一楼紧锁的卷帘门上锈迹斑斑且落满了灰尘,有的用木板或破布帘子作门挡在门口,有的没有门窗的房间里堆满了垃圾,还伴有阵阵恶臭。只有少数门市房仍在使用营业。这一切,与周围的高楼大厦、绿树成荫的街道形成鲜明的对比。

20201205063238210

         2007年3月30日,扶余县人大通过的“扶余县城市棚户区改造规划的决定”,已将德卡小区工程即“华夏区块”列为棚户区。

据记者调查,2007年,扶余市(原扶余县)政府将这里列为棚户改造区,即“华夏棚户区”,共28300多平米,300多户,政府承诺第二年年末就能改造完迁回。地产商按照合同要求建起楼房,将拆完房子的270多户居民安置完成,唯独沿街的这趟门市房迟迟拆不动。这趟沿街房有三千多平方,加上后院几处房子和院落,约一万多平方,共30多户。这三十多户回迁户,一等,就是14年。

20201205063556956

未拆沿街门市房近景。

惠民工程遭遇“地头蛇”

本来是一项利国利民的惠民工程,为何却让近百户回迁居民伤心不已?为何这栋沿街门市房迟迟拆不了?

有知情人向记者透露,真正在此居住的老百姓是同意拆迁的,也都搬走了,而不同意拆迁的恰恰就是那些不是普通老百姓的人,他们多数是在此购买了门市房的官员们,是地地道道的“地头蛇”。他们不同意拆迁的目的就是想多要补偿款。地产商多次向政府申请,要求政府协助拆迁,政府却以种种理由拒绝配合。地产商提起此事,也是一肚子苦水:没有政府的强制执行,单凭地产商是难以拆除的,因为购买门市房等待坐地涨价的官员们,有的在县委、政府部门上班,有的还是公检法部门的领导。

一位回迁户偷偷地告诉记者,一个公安部门的领导在这里有6套门市房,同时他也是扶余最大的地产开发商,属于典型的“红顶商人”。开发这里的地产商是惹不起他们的,就这么一直拖着,县委县政府也协调不了,最终坑害的还是他们这些回迁户。

有的回迁户反映,原法院院长王安军还在这里买了两个门市房。按照当时的市场价格,这两个门市房价值一百多万元,而王安军只花了5万块钱。据说,王安军当时买的是信用社的房子,至于为什么这么便宜,我们不得而知!记者为此曾向地产商求证,地产商承认王安军的确缴纳了5万块钱,有王当年交钱的收据为证。

拆迁户们最扎心的话:“我们要回家”

听说有记者询问为何没有拆迁的缘由,正在营业的未迁走的居民向记者诉起了苦。一位开药店的女士称,这里环境太差,多数门市房门窗都没了,里面成了垃圾场,成了厕所,尤其是夏天,臭气熏天,没人来这地方买东西。居民李树军介绍,他家房子是上下三层楼,搬走了,把门窗都拆了,后来一看老是拆不了,现在又回来在一楼住着,没有暖气,冬天太冷了,地方又小,太受罪了。

20201205063654231

门市房变为厕所和垃圾场。

20201205063736468

宋宇坤指认她家门市房变成了垃圾场。

一位自称宋宇坤的回迁户告诉记者,她家是第一户最早搬走的,政府承诺第二年年底迁回来,没曾想,一等就是14年。宋宇坤称,她家有两处门市房,每年还能收取二三万块钱的租金来维持生活,因没有其它收入,搬走了以后,也就没有了生活来源,她家男人因为这个心里窝火得病去世了。说到动情处,宋宇坤突然向记者跪下,请求记者能帮她们向督查组反映情况。

20201205063818701

拆迁户跪求记者帮忙向督查组反映情况。

宋宇坤说:因为他们这些拆迁户每年都去政府找,政府都说让回去等着,现在刚换了新书记,本希望新书记能“新官上任三把火”,能为老百姓做点实事,他们就去信访局反映多次,还是让回家等着。他们光听说中央督查组来了,可是又不知道去哪里找,所以请求记者帮她们反映诉求。

按照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规定,拆迁人应当向房屋的被拆迁人支付一定数量的临时安置补助费。然而,回迁户们反映,这么多年在外租房子住,也没得到过一分钱的补助。有的家里人口多的,租的房子小,就挤在一块,生活也不方便。有的搬迁时孩子刚出生不久,现在孩子都十多岁上初中了。随着物价的上涨,租金也在节节攀升,对回迁户们来说,租房的压力越来越大。一些困难家庭,因为付不起房屋的长期租金,被迫搬到农村或投奔亲戚居住。还有一些年纪大的老人都没能等到搬回新家的那一天就过世了。

安福(已过世)的儿媳妇李丽梅对记者说:“婆婆没办法,这么大年纪去南方打工去了。”

记者:“你公公什么时候去世的?”

李丽梅:“搬走没几年就去世了,那几年经常去政府上访,政府就是推,老头心里憋屈,后来身体越来越不好了。”

李树军称,这些没回迁的,有五六个人已经去世了。

据了解,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拆迁户们从2009年开始,就多次向扶余市政府、松原市政府和所属街道反映,但问题至今没有解决。搬迁户们反映:“这么多年在外面租房子,日子过的不踏实,别提心里多憋屈了,十四年了,什么时候能搬回来,看不到头呀!”

“我们要回家”这是记者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回家,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件事,从她们嘴里听到这句话,却是如此的扎心。

与这些未回迁的相比,已经住上楼房的回迁户该满意了吧?一位刚买菜回来的大妈说:“你看看这环境,这么大的地方空着没人管,里面长满了杂草,夏天蚊子苍蝇多。出门就看见这一大排破楼房,那边一楼都成了垃圾场和厕所,一刮风就闻到臭味。”

20201205063943761

记者发现,新建的楼房和未拆除的三层楼之间有几十米的距离,中间用篱笆隔开,篱笆这边停放着小区居民的车辆,但是路面没有硬化,下雨泥泞不堪;篱笆的另一面长满了杂草,垃圾满处飞。这么好的位置,闲置十多年,的确可惜。

地产商表示,没有政府的支持,他们无法强拆,就是因为几个钉子户,才影响了回迁户的回迁,也影响了城市美观和发展建设。

20201205064042538

上图左图为2007年6月30日,扶余县政府委托城建局的下属单位振兴房屋拆迁公司承担此次拆迁工程;右图为扶余市建设局棚户区拆迁公告。

以上文件显示,该棚户区是政府主导的拆迁工作,由政府拆迁补偿完毕后交由地产商建设。但是,扶余市政府的不作为或称懒政、惰政,不仅使近百户居民处于无法回迁的尴尬境地,也使地产商蒙受了巨大损失,地产商和居民们说。

已经住上楼房的王先生反映,他们已经住了十多年了,到现在房屋产权证也办不了,去政府反映了多次,政府就是推脱。

“环境也不好,房照也办不了,虽说是住上楼了,还不如原先住平房省心,没那么多烦心事。”王先生的爱人如此表示。

据了解,为了早日解决此地回迁户的难题,地产公司曾多次去找扶余市政府,无果。其又将此事反映到吉林省软环境办。2019年3月,吉林省软环境办曾经专程到松原协调此事,省软环境办和松原市的主要领导参加了此会。在此次协调会上,省软环境办领导问:这地方是不是棚户区?回答说是。又问:是棚户区改造,为什么拆迁这么久不给回迁?扶余市政府主管城建的副市长和国土局、住建局领导当即答应一定要在2020年(也就是今年)3月末拆完,让回迁户回家。但是,眼看就到年末了还是没有一点动静,百姓们苦等了一年,回家的梦又成了泡影!

本来是一件惠民工程,不但没有惠民,反而给老百姓徒增了诸多困难和烦恼!是利益阻碍了棚户区改造的步伐,还是官员的不作为让拆迁失去了前进的动力?有人就气氛的说:那些有车有房,甚至有着几套十几套房产的政府官员,是永远体会不到租房待迁的回迁户们的生活窘境的!

在此,记者呼吁,希望此报道能够引起中央巡视组、国务院督查组领导们的重视,同时也希望扶余市政府能够切实体察百姓们的疾苦,采取果断措施尽快协调,切实解决好“地头蛇”影响拆迁的难题,让回迁户们早日回家。今年这个冬天挺暖和,可是回迁户们的心却很冷,但愿扶余这些等待回迁的拆迁户们能早日回到温暖的家!

相关新闻:

拆迁拖了12年,开发商:最大钉子户是刑警大队长和法院副院长

吉林省扶余市棚户区改造12年无法回迁

转自:http://www.csvs.net.cn/diaocha/194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